托尔斯泰为何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下)

发布时间: 2016-04-20 13:26:02 来源:俄罗斯龙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俄罗斯龙报网】除了未获诺贝尔文学奖外,托尔斯泰和诺贝尔和平奖失之交臂的背后也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有研究者在位于挪威首都奥斯陆的诺贝尔学院档案馆中找到了托尔斯泰曾三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相关资料。不过,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对待托尔斯泰的态度一直都非常谨慎,这其中也有着多方面的原因。

谁有资格获和平奖?他有话说

诺贝尔本人生前共立过三份遗嘱,最后一次是1895年11月,即他去世前一年,这份遗嘱于1897年初在瑞典公布于众。虽然此时诺贝尔奖(包括和平奖在内)尚处在最初的酝酿阶段,不过关于诺贝尔遗嘱的讨论在国际社会范围内已经展开。

托尔斯泰与高尔基。(图片来源:资料图)

北京《俄罗斯文艺》报道,托尔斯泰也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这次的讨论。1897年10月,他给斯德哥尔摩日报社(《Stok-holmTagblatt》)编辑写了一封信,信中首先指出执行诺贝尔遗嘱中有关和平奖的标准有很大的难度:“我认为,诺贝尔遗嘱中提出的为和平事业做出最大贡献的条件执行起来异常困难。那些真正为和平事业服务的人,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是在侍奉上帝。所以他们不需要也不会接受金钱的奖励。”

接着他建议应该把奖金转赠给被流放至高加索的俄国反仪式派教徒(духоборы)家庭,并认为只有他们才是最有资格、也是最需要得到这份物质奖励的群体:“但我认为,如果把钱转赠给那些为和平事业作出贡献的穷困潦倒的家庭,遗嘱中所表达的条件就完全能够满足。我指的是高加索的反仪式派教徒。当今没有人比这些人更实在更有力地持续为和平事业作贡献。他们为和平事业所做出的是:整整超过一万的人,他们坚信作为基督徒就不应当去杀人,便毅然拒绝服兵役……因此被关了禁闭(这是一种最可怕的惩罚的方式之一)……他们的家人从居住地被流放到鞑靼人和格鲁吉亚人的村落,那里他们既没有土地,也没有赖以生存的工作。”

信的最后,托尔斯泰再次强烈呼吁把诺贝尔和平奖奖金用于支持这些家庭:“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没人比他们为和平的事业作出了更大的贡献。他们的家人此刻的凄惨处境……使我们相信,把诺贝尔遗赠给那些为和平事业作出最大贡献者的钱授予他们,是最公正不过的了。”这封信于该年10月份被翻译成瑞典文在该国各大报纸刊登。

另一个原因可能与一则英文报道有关。托尔斯泰作品的英文译者埃尔莫·默德(AylmerMaude)在一家英国报纸上读到这样的内容:“有人对本报说,托尔斯泰公爵对他讲,每天他拿起早报时都会希望读到布尔人把英国人痛揍一顿的消息。”

据默德所说,这则报道在英国被各大报纸转载,闹得沸沸扬扬。他不相信托尔斯泰会说这样的话,因此,他将该报道内容剪下来寄给了托尔斯泰,并建议他写点东西反驳。

随后,托尔斯泰在1900年2月9日(俄历1月27日)给默德的回信中对此事作了这样的回应:“当然,我没有过那种话,我也不会这样说。事情是这样的,一位报社记者拿了一本自称是自己写的书来给我看。当他问我对战争的看法时,我是这样回答他的:当我猛然发现自己在生病期间曾希望在报纸上看到布尔人胜利的消息时,我自己都感到后怕;同时我又很高兴有机会在给沃尔康斯基的信中表达我对战争的真实态度。那就是任何军事胜利我都不支持,……我只支持那些消灭战争根源的人。这些根源有来自黄金、财富、军功的诱惑和一切恶的最主要根源--来自爱国主义和为兄弟间残杀辩护的虚假宗教的诱惑。”

默德将这封回信翻译成英文后收入其1901年出版的专著《托尔斯泰问题》。

挪威专家:他的哲学思想肤浅、不成体系

就影响力而言,上述两件事诺贝尔奖委员会应该都是知情的。它们必然会影响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对托尔斯泰的考量,加上瑞典学院“理想倾向”标准的制约,因此挪威方面对托尔斯泰作为和平奖候选人表现得一直都不热衷。

然而,在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之外支持托尔斯泰获奖的人大有人在。其中,最热心的支持者当数挪威犹太人记者米·列文。他是个俄裔,曾多次指责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不该忽视托尔斯泰这样一位“比任何诺奖候选人都更加热爱和平”的人士。

列文的努力没有白费。1909年1月底,知名的反战主义者尼古拉·索伦森找到他,除了向他转达时任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挪威前首相约尔根·勒夫兰的问候外,还提到托尔斯泰之所以一直没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因为“从未被提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理由不过是其客套的托辞罢了。

列文迅速与挪威议员阿·埃里克森取得联系。后者与其他三位议员一起向挪威诺委会发去了一封推荐信:

尊敬的诺贝尔奖委员会!

谨以此信联名推荐列夫·托尔斯泰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

他是位伟大的天才,不仅他的朋友们,甚至连整个文明世界的反对者们都对他无比景仰。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热心于和平事业,强烈希望消除各国人民的战争情绪。他在对待日俄战争问题上的英勇表现对所有真正爱好和平和维护人道主义精神的人士来说是难以磨灭的功绩。(克里斯蒂安尼亚,1909年2月1日)

由于这封信的签名者都是挪威的政要,挪威诺委会决定首先向专家征求意见。

这项任务委派给挪威外交部档案馆馆长卡尔·哈默,他写了一份关于托尔斯泰的长篇报告。报告中他承认托尔斯泰是个“文学天才”。但作家肤浅的、不成体系的哲学思想表明他是一个不求甚解的人。虽然,托尔斯泰唤醒了人们心中的真理,但他认为,这还不足以成为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理由。

他的私信:我要把奖金送给反仪式派教徒

1910年2月,列文前往亚斯纳亚·波利亚纳庄园亲自拜访了托尔斯泰。

关于这次见面,列文后来写道:“托尔斯泰对于被认为不配得到诺贝尔和平奖一事一点儿也没感到奇怪和愤怒。不过,他强烈不满对他与无政府主义者们来往的指责。他给我们看了两封无政府主义者的来信,信中骂他宣扬忍耐,对敌人表示宽恕,从不使用愚蠢的暴力。”

与此同时,托尔斯泰的另一位支持者赫·科林做了最后一次努力,致信给挪威诺委会,并希望能够对其决策施加影响。

赫·科林写道:“人们不禁要问,为何这位宣扬和平的俄国人迄今为止都没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答案是显然的:他是个狂热的反战主义者。而这在我们国家是不受欢迎的。实际上,托尔斯泰和第一批基督徒以及基督教的创始人一样是以一种虚无主义者的态度坚决反对以暴力抗恶的。就连基督本人在今天恐怕也得不到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也曾宣扬不要反抗不公正行为。”

不过托尔斯泰本人对于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一事并不赞成,这与对待文学奖提名的态度是一致的。

1910年10月7日(俄历9月24日)托尔斯泰在给列文的回信中再度重申了自己的观点:“我没打算把并未得到的奖金送给那些反仪式派教徒们,但我请求过不要授予我奖金,以免让我陷入难堪的境地。因为我会拒绝领奖,而这一举动可能会引起我的继承人们的不快。我拒绝是因为坚信金钱的绝对害处。”

实际上,托尔斯泰被授予该奖项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无论是他创作中体现的思想,还是他的一些做法都似乎与诺贝尔奖委员会针锋相对。这就让本来对托尔斯泰就持有谨慎态度的诺奖委员会更加坚定了不授予他诺奖的决心。

对此,赫·科林不无嘲讽地感叹道:“他是个过于伟大的理想主义者,因此无法获得专门颁发给有理想主义倾向作家的奖项!他是个过于伟大的和平使者,因此无法获得和平奖。或许,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如此伟大的人物需要极大的勇气!与此同时,我们不得不对我们缺乏这样的勇气而感到遗憾。”

身影仍现诺奖历史评委会有意为其平反?

1910年10月底托尔斯泰从亚斯纳亚·波利亚纳庄园秘密出走,11月初在一个叫阿斯塔波沃的小车站与世长辞。

在得知托尔斯泰的死讯之后,约尔根·勒夫兰给作家的妻子发了一封唁电:“挪威诺贝尔学院谨向您表达我们真挚的同情,我们与您一起承担这个不仅是俄罗斯民众的,也是整个文明世界的巨大损失。”

与多次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样,托尔斯泰不止一次地无缘诺贝尔和平奖的事实再次表明,作家始终未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当时诺奖委员会所一贯秉持的评选标准,“主动拒绝说”和“炒作说”均是难以站住脚的。

托尔斯泰与诺贝尔奖的关系随着前者的逝世而告终结。但有意思的是,在此后的诺奖历史上仍出现过托尔斯泰的身影。

1929年托马斯·曼因早在20多年前就发表的小说《布登勃洛克一家》而获得该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的哈尔斯特罗姆在报告中肯定这部小说是“资产阶级长篇小说创作中的一部杰作”,甚至可以说是“当代所有长篇小说创作中的顶峰”。接着,他以托尔斯泰的创作为评价尺度来衡量该作品的价值,称它“接近于托尔斯泰的古典现实主义”。另外,1933年瑞典出版的权威百科辞典《北欧家庭书》(NordiskFamiljebok)中托尔斯泰词条的作者对丹麦小说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延森关于托尔斯泰的评论提出批评,认为延森的评论是对作家创作及个性的“既不全面,也无根据的审视”。

上述举动是否可以视为诺奖委员会成员和评论家们有意在给曾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托尔斯泰“平反”,不得而知。

(编辑:张珂辰)

 

热点推荐

  • 苏联骨碟:记录时代的苦与乐

  • 罗蒙诺索夫对中国的爱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