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赞诺夫:在中国上映作品最多的俄罗斯导演

发布时间: 2016-06-08 15:14:39 来源:俄罗斯龙报 作者: 浏览次数:

梁赞诺夫的电影具有很高的批判性和艺术性。(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俄罗斯龙报网】去年11月,俄罗斯电影导演埃利达尔·梁赞诺夫离开了我们,他曾被俄罗斯人戏称为“每一只狗都认识的人”。而他的名字,对于中国观众也并不陌生。他执导的“爱情三部曲”---《命运的捉弄》、《办公室的故事》、《两个人的车站》,令人记忆犹新。至今在中国上映的俄罗斯影片里,没有人能在数量上打破他的记录。自苏联解体以来,由于资金、发行等各方面的条件限制,没有哪一位俄罗斯导演能够一年完成两部影片的制作,只有梁赞诺夫完成了这样的“电影神话”。

喜剧教父一生最大成就:保持本色,别的少管

梁赞诺夫1927年11月18日出生,3岁起就酷爱读书,对冒险故事如痴如狂。他报考苏联国立电影学院,被录取时才16岁,1950年梁赞诺夫毕业。梁赞诺夫的艺术生涯长达66年,经历了苏联和巨变后的俄罗斯,他一生共拍摄了约30部电影,在俄罗斯他被戏称为“每一只狗都认识的人”。

综合俄新社、北京《京华时报》报道,梁赞诺夫于2015年11月30日凌晨在莫斯科去世,享年88岁。

曾被问及“您认为您一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梁赞诺夫回答:“保持本色,别的少管。”2002年11月18日,他在莫斯科的俄罗斯国家音乐厅举办了75岁生日的盛大庆祝晚会,梁赞诺夫乐观地说:“你们别笑,我75岁了,还活着呢!”

梁赞诺夫的喜剧片事业起步于1956年,那一年,他创造了首部音乐讽刺喜剧《狂欢之夜》,此后又陆续导演了一系列喜剧片,奠定了其“喜剧教父”的地位。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梁赞诺夫的喜剧影片受到国际电影界的重视,其代表作品有《命运的捉弄》、《办公室的故事》、《车库》、《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和《两个人的车站》等。他电影生涯后期的喜剧又含有悲剧成分,较著名的有“爱情三部曲”,即《命运的捉弄》、《办公室的故事》及《两个人的车站》。1985年的《残酷的罗曼史》还获当年全苏联电影节大奖。

梁赞诺夫也是中国影迷熟悉的导演,影片《办公室的故事》1985年曾在中国上映,造成轰动。《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残酷的罗曼史》、《命运的捉弄》、《两个人的车站》等也都曾在中国上映。

直到现在,他仍是中国上映作品数量最多的俄罗斯导演。他的作品在苏联时期最受欢迎,个别电影至今还是俄罗斯新年期间必播的喜剧。

80岁之后,梁赞诺夫基本上不再拍片,而把激情转向了文学创作。早在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就出版过他的诗集《怀念》。

2013年梁赞诺夫的《诗歌和短篇小说合集》出版,其中绝大部分作品是他在位于瓦尔代(诺夫哥罗德州的一个城市)的乡间别墅中创作的。

《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剧照。(图片来源:资料图)

《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老少皆宜

上世纪60年代,梁赞诺夫的作品还有着经典喜剧的框架和路数。

上海界面新闻网报道,梁赞诺夫为数不多的古装片《骠骑兵之歌》根据革拉特科夫话剧《很久以前》改编,讲述一个反拿破仑战争时期的俄国花木兰故事。骑兵上尉去履行一桩娃娃亲,对方确实一个两面性的17岁调皮姑娘,一会儿扮作故意招人烦的娇羞小姐,一会儿成为与上尉称兄道弟的英俊士官,变着法子戏弄上尉之余,见识并参与了为国杀敌的战争。

从1966年的《看好你的车》开始,梁赞诺夫才形成了自家独特的“喜剧散文”风格。他找来刚因扮演哈姆雷特而获得列宁奖的斯莫克图诺夫斯基,却一度被电影局领导反对,“怎么能让一位荣获列宁奖的同志去扮演偷车贼呢?”经过好长一番“人性多面,偷车贼也有一颗善良的心”之类的向上游说,梁赞诺夫终于能够痛快地讲述他那些苏联时代的契诃夫故事。

很多梁赞诺夫的电影都曾引进中国,并被上影厂和八一厂配音,成为留在一代人心中难以磨灭的银幕记忆。这其中,最老少咸宜且人人叫好的,当属1974年的《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

这是一部非常出色的闹剧,影片中如“今天没带火柴来上学吧”、“咱们的孩子真不错,虽然有点像你的笨弟弟”、“您会活得比我们都长,能活到90岁……我已经92了”等台词,像是直接从罗伯托·贝里尼这样的意大利喜剧大师笔下冒出来的。寻宝者们在飞机上的相互作恶、从列宁格勒动物园放出的雄狮……等等桥段,直至今天,在今天任一电视台播出,依旧能让人捧腹大笑。

三部曲带你感悟爱情

《命运的捉弄》也是一部通过盲打误撞产生爱情的传统喜剧。因为在1975年获得的巨大成功,让它成为苏联最著名的Cult片(属于非主流领域却能在特定的年轻族群中大受欢迎的电影作品),直至现在,依然会于每个新年,像固定仪式般,在从立陶宛到哈萨克斯坦的每一个苏国家放映,这曾是15个加盟共和国人民共同的欢乐。

《办公室的故事》片场。(图片来源:资料图)

《命运的捉弄》里有很多动听悦耳的吉它弹奏曲,片尾曲中这样唱道:“我问我最好的朋友,最真诚的朋友。我的心上人在那里?他告诉我,她曾经爱过你,但现在是我的妻子。”

《命运的捉弄》之后,1977年的《办公室的故事》和1982年的《两个人的车站》,让梁赞诺夫完结自己“爱情三部曲”的同时,也越来越转型为一个成熟而睿智的“悲喜剧大师”。

三部作品也都是中国的经典配音之作,如若顺序看一遍,会轻易发觉导演不甘只是在平民生活中寻找喧闹的阴差阳错,间或批评一些时代丑恶现象,而越来越倾向于挖掘和呈现一些饱含感伤的人类隽永情感。他擅长在有限空间里,建立一个让人信服的爱情发酵过程,圣彼得堡的公寓、统计局的办公室、列车开走后的站台餐厅,从没有能让人一眼爱上的漂亮女主角,却总通过一场场“不打不相识”,在人来人往表象后、在寂寞的内心深处,滋长出悲喜交织的爱情。

《残酷的罗曼史》中米哈尔科夫饰演花花公子。(图片来源:资料图)

《残酷的罗曼史》荣耀登顶

1984年,一部回归“美好旧俄时代”的《残酷的罗曼史》,荣获全苏电影大奖,也让梁赞诺夫加冕这个国家最高的“苏维埃人民艺术家”头衔。它改编自亚历山大·奥斯特洛夫斯基戏剧《没有陪嫁的新娘》。

与梁赞诺夫合作的演员中,最大牌的要算尼基塔·米哈尔科夫,这个当今俄罗斯最重要的导演之一,在《两个人的车站》客串一蛮横又不乏风度的投机商,而在《残酷的罗曼史》中,他出演的一个冷漠空虚,同时对异性有极强吸引力的花花公子。米哈尔科夫把最爱自己的女人出卖,好供有钱人去消遣。他为此还流下了泪水,但不是因为深深的自责,而是对自己的绝望。他曾经引以为豪的物资和精神的双项优越感,在此荡然无存。

《办公室的故事》的那对迷人的活宝,阿丽萨·弗雷因德利赫和米雅科夫都在片中有重要的出演。

(编辑:张珂辰)

 

热点推荐

  • 细数俄罗斯名字的习俗与艺术

  • 两个复活节,走到同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