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俄中文化> 正文

苏联摇滚教父维克多·崔:心有摇滚永自由

发布时间: 2016-12-14 13:23:41 来源:俄罗斯龙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俄罗斯龙报】在苏联,有一个被称为“最后的英雄”的人。他不是伟大的政治家,也不是伟大的思想家或是宗教人,更不是军功卓越的军人,他仅仅只是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他被称为苏联的“猫王”。

如今,在俄罗斯最繁华的阿尔巴特大街上还有一面他的纪念墙,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青年从俄罗斯的四面八方而来,坐在那面满是涂鸦与献花的墙下,朗诵诗歌,重唱他的歌曲,或者只是静静地坐着抽烟,喝酒,看着他伤逝的面容。他就是苏联摇滚教父——维克多·崔。

俄罗斯摇滚教父——维克多·崔。(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他28年人生历程虽短:创作了多首经典作品

1962年6月21日维克多·崔出生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克基乌尔达,父亲是韩裔工程师教师崔东烈,母亲是乌克兰出生的体育教师瓦莲齐娜·巴锡尔耶夫娜。

综合透视俄罗斯、北京《非音乐》杂志报道,5岁时,维克多·崔全家搬到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日后在他去世后,在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之间,就他的国籍问题进行过争论。最后这场争论以国籍为俄罗斯,但标明出生地为哈萨克斯坦终结。不过至今哈萨克斯坦人仍然很骄傲地认为维克多·崔就是哈萨克斯坦人,而且把他列为代表哈萨克斯坦的13名伟人之一。 )

1969年,维克多·崔进入他母亲工作的小学读书,和母亲一起转了三次学。 1974至1977年,有着绘画天赋的维克多·崔进入谢洛夫美术学校,和马克西姆·巴什科夫组建“第六病室”( Палата № 6 6)乐队。

1979年,因为成绩原因被学校开除。随后,他又凭借在木雕方面的特长进入市立第61技术专门学校。

青年时期的维克多·崔崇拜过苏联知名音乐家米哈伊尔·博雅尔斯基和弗拉基米尔·维索茨基,后来又崇拜李小龙,并开始模仿他的形象,对武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81年夏天,一群年轻人组建了一支名为“加林和双曲线”(Гарин и Гиперболоиды)的乐队。冬天,乐队加入到“列宁格勒摇滚俱乐部中”,在这里通过与其他乐队的交流,更加丰富了自己的音乐元素。在成员之一奥列格·瓦林斯基离队后,乐队正式更名为Кино(电影)。

1982年春天,乐队出版了第一张专辑《45》,据说整张专辑共长45分钟,维克多·崔便即兴命名。

在乐队第一张专辑推出一个月之前,维克多·崔开始和新认识的女友玛莲娜同居,玛莲娜也出任了初期Kино的经纪人。和玛莲娜的同居也有很多波折,最大的理由是玛莲娜的父母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没有正当收入,又是黑头发黄皮肤的韩裔小伙子。同年,他与鲍里斯·格列本什科夫同台完成了第一场插电演唱会。

虽然在音乐上有了很大的发展,但专辑并没有大卖,维克多·崔仍然要一边工作一边做音乐,先后在普希金市的一个修理工厂和园艺托拉斯工厂做木雕工作。

1983年,维克多·崔与乐队元老阿列克谢·列宾之间有了分歧,随后列宾便离开了乐队。

1984年乐队参加第二届(苏联)摇滚音乐节并获奖。1984年下半年乐队和当时俄罗斯最出色的乐队“阿克瓦里姆”(Аквариум)合作,录制了一些小样,随后乐队进行了第二次大换血。次年2月,维克多·崔和玛莲娜结婚。春天,乐队再次在摇滚音乐节上获奖。 1985年8月,维克多·崔和玛莲娜生下儿子亚历山大。

1986年1月,乐队专辑《夜晚》出版。1986年春,参加了第四届摇滚音乐节,得到了最佳歌词创作奖。

1987年春,维克多·崔最后一次参加摇滚音乐节,获得“创造性成就奖“,并完成专辑《血的乐队》(Группа крови)的创作。

1989年夏乐队赴美国参加在新泽西举办的“Золотой Дюк”(Golden Joke)音乐节。同年赴法国演出,并出版专辑《最后的英雄》(Последний герой)

1990年,乐队曾赴日本演出。同年7月最后一次在莫斯科举办演唱会,并完成了最后一张专辑的创作,在维克多·崔死后不久专辑定名为《黑色专辑》(Черный альбом)

1990年8月5日,维克多·崔在车祸中丧生。死时年仅28岁。 事故发生在拉脱维亚的图库姆斯附近,距离里加只有几十公里。根据最可信的说法,维克多·崔在驾驶中睡着了,结果他的深蓝色“莫斯科人-2141”驶入了对面车道,撞上了一辆“Ikarus- 250”公共汽车。

维克多·崔的离世让许多歌迷悲痛为分。在摇滚歌手的众多崇拜者中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崔没有死。他只是出去抽支烟。”

维克多·崔死后,圣彼得堡的艺术家们筹款在他的墓地上制作了追悼碑,苏联各地还陆续出现了以他的名字为命名的街道。特别是莫斯科的艺术街道老阿尔巴特街2号出现了他的追悼墙(又名“痛哭之墙”),墙壁上写满了歌迷对他的思念。
(图片来源:刘军提供)

他的自白:不为仇恨岁月而歌唱

上世纪80年代,维克多·崔是第一个把摇滚乐介绍到俄罗斯的人,此时正值苏联解体前夜。那时的俄罗斯社会动荡不安,迷惘神态写在青年人的脸上,狂野不驯的摇滚乐迅速成为了青年人的时尚和寄托。

北京《非音乐》杂志报道,1989年5月6日,《苏联青年》杂志对维克多·崔进行采访,这可能是这位伟大的歌手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

——(记)哪些作品影响了你社会生活的转变?

——(维)他们怎么能让我转变呢?我不是一个社会的抗议者,不是为了“仇恨岁月”而歌唱的乐手。

——(记)你的歌曲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维)这对我来说也是个谜……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拿起琴开始弹,然后那些歌词曲调就跟着出来了。

——(记)列宁格勒的报纸《Смена》(苏联时期极具影响力的报纸,主要针对青少年人群)把你称为1988年最杰出的摇滚诗人,你怎么看待摇滚诗人和(传统)诗人之间的区别?

——(维)我不知道这两个术语之间有什么区别,我不会抛开音乐去对我的歌词咬文嚼字,这样会让我失去很多。

——(记)今天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维)保持内心的自由。

——(记)在台上演出时你并不是一直在唱自己的歌,这意味着什么?

——(维)一些歌曲随着时代的不同已经失去了现实意义,我对那些歌已经不再感兴趣了。现在的好歌很多,我不会拒绝去唱那些我喜欢的歌曲。

——(记)你们乐队现在正在进行全国巡演,你希望在巡演中得到什么?

——(维)我们从来就没渴望去迎合潮流。我们从来就没想过我们该玩什么样的音乐风格,哪种风格能流行多久。我们只做自己所喜欢的事,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变得不再流行,那我们就离开舞台好了。

——(记)你们应邀出国演出过吗?

——(维)当然,出去很多次。但我们对这些邀请进行精心筛选,因为现在“俄罗斯的东西”(不同于“苏联的东西”)在有些地方很流行,我们打算减少在那些地方的演出。

——(记)你们都去过那里?

——(维)丹麦、美国和法国。

——(记)那你们在那里的接受程度怎么样呢?

——(维)他们带着迷茫的表情看着我:你为什么不是那个手拿巴拉莱卡琴(俄罗斯三弦民乐),身穿俄式衬衣的样子呢?

维克多·崔的歌曲受到那个时代年轻人的欢迎,除了简明有力的曲风以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歌词的内容反映了当时年轻人的心声。时至今日,他的精神仍然影响着一批热爱摇滚的年轻人。图为2012年6月,人们在阿尔巴特大街上的维克多·崔追悼墙前留影。(图片来源:刘军提供)

链接:歌曲深受年轻人追捧 乐队如旋风席卷苏联

《血型》是维克多·崔最经典的代表曲之一,歌词中这样写道:

“温柔的安乐窝,不过街道在等待我们的脚步。

军靴上面如星光的尘埃……

舒适的沙发、格子纹络的沙发套、没有按时扣动的扳机

阳光照耀的日子只是在灿烂的睡梦中

虽然有付出代价的手段

但我不希望廉价的胜利

谁的胸膛我也不想践踏

我希望和你在一起

我只是希望和你留在一起

不过天上高高的星星召唤我上路

我的袖口上记着血型

我的袖口上有我的军号

为冲向战场的我祈祷吧

为我祈祷吧

不要让我留在原野上

不要让我躺在原野上

祈祷我的胜利

为我的胜利祈祷吧”

当时的年轻人马上理解了歌词中隐藏的意义,即“这个世界就是你们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得由你们自己来改变。战斗吧!不要躺在荒凉的原野上,尽情战斗吧!我会和你在一起,祈祷着战斗的胜利和幸运……”

家家传出这首歌,年轻的人们在大街上高声唱起了这首歌,Kино热潮如旋风般瞬间占领了苏联全国。

(编辑:黄浩

热点推荐

  • “圣愚”崇拜何以成俄国民族神话?

  • 俄千年民族头饰变身新“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