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青少年暑假流行这么过

发布时间: 2017-08-10 13:21:10 来源:俄罗斯龙报 作者: 浏览次数:

6月24日,普京造访Артек国际儿童夏令营,与孩子们聊天。(图片来源:AFP)

【俄罗斯龙报】7月底,中俄儿童夏令营在位于符拉迪沃斯托克市郊的一家疗养院开幕,来自中俄两国的小朋友一起参加各种娱乐活动和学习戏剧表演,度过快乐的夏令营时光。说起俄罗斯的夏令营文化,最早一批夏令营创建于上世纪20年代,并在苏联时代的少先队夏令营制度上不断发展而来。在苏联近70年的历史上,建立了数量众多而又各具特色的夏令营。有从小培养“战斗民族”气质的军事爱国主义俱乐部,有偏重以宜人气候疗养的康复营,还有不少科技、体育类夏令营有着颇高的专业水平。在今天的俄罗斯,夏令营依然是一种非常流行的青少年假期休闲方式。

阿尔捷克的入场券是苏联儿童“最光荣的奖励”

青少年儿童夏令营是俄罗斯校外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自上世纪初在黑海沿岸出现第一个苏联少先队夏令营以来,夏令营就成为最受俄罗斯青少年欢迎的消暑活动。

上海《文汇报》报道,据统计,苏联全境内曾经分布着约5.5万个各类夏令营。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不仅这些夏令营分别划归各个独立的主权国家所有,苏联时代形成的夏令营文化也在这些国家得以保留。

在苏联众多夏令营中,无论规模还是名气,阿尔捷克(Артек)无疑都是最知名的一个。90多年的发展史几乎就是一部苏联夏令营简史,一波三折的命运也让人唏嘘。

阿尔捷克夏令营的营地位于黑海岸边,距离历史名城雅尔塔仅12公里。整个营地总面积达到208公顷,有7公里的黑海海岸线处在阿尔捷克营区之内。阿尔捷克既是苏联最知名的少先队夏令营,也是最早成立的一批夏令营之一。

根据资料显示,始建于1925年的阿尔捷克,于成立当年便先后接纳了四批、共320名患有结核病等疾病的儿童,为他们提供康复疗养。在后来的很多年中,阿尔捷克不断扩建,至上世纪60年代末,这里已拥有150座各类建筑,全盛时期每年可接纳2.7万名儿童。

在整个苏联时期,能获得一张前往阿尔捷克的入营券,几乎曾是每一个苏联公民儿童时代的梦想。根据当时的情况,阿尔捷克的入营券往往会被作为“最光荣的奖励”,颁赠给那些学习成绩优秀、积极参加少先队活动或在体育等领域取得突出成绩的少先队员。普京、梅德韦杰夫等诸多俄罗斯各界名流,都曾是这里的营员。

苏联解体后,阿尔捷克被划归乌克兰所有。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阿尔捷克一直受困于资金短缺。尽管阿尔捷克管理层一直尝试创新和转型,但曾经辉煌的阿尔捷克终究没有逃脱走向衰败的命运。2009年1月,阿尔捷克首次因为财政问题而暂停运营。

当时的夏令营经理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召开的记者会上悲观地表示,按照当时的状况,2009年“或许是阿尔捷克存在的最后一个年头”。据俄媒报道,在记者会后不久,这位经理甚至开始绝食,以抗议乌克兰政府放任阿尔捷克倒闭的态度。不久,阿尔捷克夏令营即将倒闭的消息传至俄罗斯。当年2月,一些前营员们在莫斯科举行了集会活动,声援乌克兰民间保护阿尔捷克。

2014年,随着克里米亚半岛整体“脱乌入俄”,阿尔捷克也一并转入俄罗斯。2014年6月,俄罗斯政府将其更名为“阿尔捷克国际儿童中心”,纳入联邦财政预算,划归联邦教育部管理。

如今的阿尔捷克共计拥有十处营地,每一处都配有现代化的基础设施。营地内在建起新设施的同时,也保留了许多苏联时代的建筑和设施。营区内标志性的一幅苏联时代石子拼图画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白色大理石打底的墙壁上,当年的营员们用从黑海岸边收集的彩色石子,拼出了一幅“世界儿童团结”的图画。如今岁月更迭,当年的营员早已不再年少,依然保留在阿尔捷克营地里的这幅拼图画,却仿佛仍在讲述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

此外,与阿尔捷克同在黑海之滨的“小鹰”夏令营,名气、水平几乎与前者并驾齐驱,只是规模略小,历史也相对短一些。宇航员加加林就曾是那里的营员。

俄罗斯夏令营营员学习包饺子。(图片来源:中新网)

罗迪纳夏令营:教官阵容豪华 每名学员10万卢布

早晨8时,伴着朝阳,一群身着迷彩服的孩子与教官一同升起俄罗斯国旗,唱俄罗斯国歌,而后开始一天的军事操练。

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这里是罗迪纳青少年军事夏令营,设在首都莫斯科以南130公里的一座军事训练基地,每年暑期开营,时长21天,面向12岁至17岁的少年。

当其他国家的孩子们忙着游学、补习、出境游时,这群孩子正在那里接受严苛的封闭式准军事训练。

探访过夏令营的一名《莫斯科时报》记者得出结论,这是一个“把男孩煅塑成男人”的地方。160名学员都是未成年的孩子,男生为主,其中也不乏“女汉子”。

60名教官里既有前特种兵也有教授和青少年心理学家,甚至还包括前克格勃特工,阵容足够豪华。

夏令营的课程设置结合体育运动项目和军事训练科目。这家夏令营在网站上写到:“为了理解何为责任,你需要在手里握一杆枪。”

参加夏令营的孩子们在射击和野战游戏中使用激光枪,也有机会在教官监护下到靶场使用真枪射击。不过,不少孩子觉得,还是激光枪更“酷”。

除了军事训练,学员们同样要学习经济和政治类课程,以培养自身的公民意识。当然,这么“高大上”的夏令营价格自然不便宜,每名学员的费用为10万卢布。

主办方介绍,军事夏令营是要教会孩子们尊重军人,了解什么是兵役,并不是为战争做准备。“没有人服兵役是为了打仗,他们是为了维护和平,”一名工作人员说。

尽管夏令营主要为男孩设计,同样欢迎女孩加入。学员中不乏外表柔弱的长发女孩。15岁的姑娘娜斯佳身穿一条帅气的迷彩裤和一件条纹背心,在炎炎烈日下为攀爬训练做准备。

49岁的伊戈尔·佐林是一名曾在阿富汗作战的前特种兵,作为教官之一,他在夏令营期间给娜斯佳上自卫课。

夏令营伙食不错,每天提供四餐,睡前还有一杯“克非尔”发酵酸奶。这种高加索地区的传统酸奶营养丰富,号称“发酵乳制品中的香槟”。

参加夏令营的学员四人住一间宿舍。像军营生活一样,孩子们吃早饭之前必须把床收拾得格外齐整。结束第二周课程后,教官通常会根据孩子的表现给他们打分。

夏令营的名称“罗迪纳”俄语意为“祖国”,爱国主义色彩浓重。创始人之一——格列布·尤恩是一名商人和巴西柔术专业习练者。他说,夏令营的军事主题不过是一种教育手段,最终目的是教育孩子热爱祖国和家庭,成为正派的人。

“2017年中国黑河·萨哈共和国雅库茨克市休养保健夏令营”活动现场。(图片来源:中新网)

两国青少年暑假跨国“接力快乐”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小鹰在内的六所俄罗斯夏令营,还曾经在中俄民间友好交往中写下精彩的一笔。

综合中新网、新华网报道,2008年中国汶川地震后,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梅德韦杰夫在访华时邀请汶川灾区的学生来俄罗斯疗养。俄罗斯政府随后选定了包括小鹰、海洋在内的六家老牌夏令营接纳中国学生。

在接下来数个月内,来自中国汶川的1500余名学生与俄罗斯同龄人,在从黑海之滨到远东太平洋岸边的夏令营营地内,共同留下了一段难忘的回忆。

近日,首届中俄夏令营——2017中国·俄罗斯夏令营举行开营仪式。依托黑龙江省的边境地缘优势,中俄两国于近期互送多个夏令营,使两国青少年的暑期“跨国界,开眼界”。

黑龙江发挥毗邻俄罗斯的地缘优势,多地在2017年暑期“接力”与俄罗斯开展“跨国夏令营”。

从7月17日起,将陆续派出三支营队共40名12-17周岁的中方青少年前往俄罗斯。主办方介绍,夏令营目的地——“海洋”全俄儿童中心,成立于1983年10月29日,是俄罗斯四大儿童活动中心之一,是俄教育部直属机构,俄罗斯联邦教育部国家预算教育机构。该中心体系成熟,设施齐全,主要任务是组织学生积极参加各项课外活动、培养动手和自理能力,旨在开发11岁至17岁青少年的领导力、创造力和智力潜能。

前不久,继俄罗斯青少年组团到中国黑河市后,中国青少年团组于从黑河出境至俄罗斯萨哈共和国雅库茨克市。

7月底,中俄儿童夏令营也在俄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一家疗养院开营。来自中俄两国的小朋友一起参加各种娱乐活动并学习戏剧表演,度过为期5天的快乐时光。夏令营期间,孩子们向当地戏剧表演大师学习戏剧表演,共同排练俄罗斯经典童话故事剧。

2017年全俄将开办17处爱国夏令营

在爱国主义情绪高涨的俄罗斯,官方组织的以十几岁的少年为对象的暑期“爱国夏令营”正在热闹展开。

日本《东京新闻》报道,营员们聆听退伍老兵讲述过去的战争历史,还要学习如何使用武器。自俄罗斯收复乌克兰南部的克里米亚以来,俄罗斯与欧美持续严重对立,爱国夏令营的举办似乎隐约可见普京政府希望确保军事人才的意图。

博罗季诺爱国夏令营位于莫斯科西部,1812年,俄罗斯帝国陆军曾在这里迎击来犯的拿破仑军队,打响了博罗季诺战役。在传说中的战场遗址上,来自俄罗斯各地的约300名12岁到17岁的年轻人搭起帐篷,开始为期11天的集体生活。

报道称,军方和特种部队的老兵以及历史专家们担任讲师,向营员们讲授卫国战争(1812年俄法战争)。营员们还要进行匕首投掷、激光武器射击等训练。

夏令营由俄罗斯政府所辖的俄罗斯军事历史协会主办,始于2015年,也就是收复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冲突爆发的第二年。夏令营负责人说,学习过去是为了今后不再发生战争。

16岁的营员阿塔贾诺夫笑着说:“我是为了知晓过去战争的英雄来的。”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普京政府在2016年到2020年的五年时间里将投入年均14亿卢布的预算,向民众推行爱国主义教育。今年,全俄将开办17处爱国夏令营,而去年只有11处。

(编辑:龙马)

 

热点推荐

  • 细数俄罗斯名字的习俗与艺术

  • 两个复活节,走到同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