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正文

中俄边境上的俄罗斯外贸商们:政热经冷生意难做

发布时间: 2017-10-13 10:26:11 来源:中俄资讯网 作者: 浏览次数:

初秋,大朵云彩映衬着蓝天。在黑河进出口加工产业园,顺兴贸易公司的货场却空无一人。

中俄咨询网报道,这家经营对俄水果出口的公司每年出口量8万吨左右,主要有土豆、圆葱、胡萝卜等品种。老板在黑河隔岸相望的阿穆尔州也有公司,主要负责经营。夏季不是果蔬出口的旺季,仓库里放着几捆零零散散的土豆和大蒜。

图为顺兴仓库里堆着准备出口俄罗斯的土豆。(图片来源:中俄咨询网)

在员工余丽波的口中,对面的俄罗斯仍会被称之为“苏联”。这也是很多黑河人习惯性的叫法,更多的人会通俗的称俄罗斯人“老毛子”。

因为生意做得比较稳定,海关也把监管场站搬到了厂子里,派工作人员进驻,简化清关流程。

“最近三年的量是比较稳定的,以前的量比较到,苏联不太景气,”余丽波说。因为没什么货,又是淡季,老板干脆给员工放了假。

黑河与俄罗斯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又称布市,隔黑龙江相望,离布市最近的直线距离不过750米。1987年是中国首先恢复中俄边境贸易的城市之一,1992年被批准为首批沿边开放城市。黑河人曾经用208吨西瓜换回当时中国紧缺的三百多吨化肥。一时间,因为口岸贸易的繁荣,黑河市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倒爷”,他们从俄罗斯进货带回一些稀奇古怪的“洋货”,拿到市场上买。

像顺兴这样的贸易公司,在黑河不多。黑龙江冬季长,气候寒冷,遇上封江的季节,货运量受到水运条件的制约,更难以有增长。

黑河集市上随处可见俄罗斯人。(图片来源:中俄咨询网)

政热经冷

在黑河,有一些和俄罗斯做生意了几十年生意的外贸人。在他们眼中,中俄的经贸关系属于典型的“政热经冷”。俄罗斯近几年所爆发的经济危机也给不少中国生意蒙上了一层阴影。

做了13年对俄机械贸易的宋晓涛说,与俄罗斯做生意,就要能经得住“两年好、三年坏”的形势。宋晓涛说,2008年以前,傻子都能和俄罗斯人做生意,那时候公司不仅在俄罗斯布局,也拓展到乌克兰,帮国内的机械生产企业徐工柳工等做海外代理。

“公路和铁路的建设,以及大型机械设备的销售就是一个经济的晴雨表。设备卖得好说明经济好,”宋晓涛说。

对于这些以对俄货代起家的生意人而言,刚开始起步时,做生意的门槛并不高。懂语言加上掌握客户资源就能够进入俄罗斯的市场。但难就难在,团队的组建与磨合。俄罗斯人和中国人的工作标准不一样,工作方式的差异化程度也比较大,这对团队的管理带了一些困难。

2013至2014年,受到卢布贬值的影响,宋晓涛看到贸易额下降了仅有80%-90%左右。最好的时候,每年能做到10亿人民币左右,而那时能勉强维持在1-2亿就实属不易了。

在他看来,虽然这几年中国和俄罗斯政治上的关系加强了,但经济上,尤其是民营企业之间的交流合作还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和宋晓涛一样做对俄机械出口生意的丰泰机械负责人吕炜有两个手机,一个是黑河的号码,一个是布市的号码。除了机械生意外,他在布市还有公司,从黑河到布市也非常方便,上午在对岸办公,下午就能回黑河晚上吃上一顿东北菜。但从12年起,俄罗斯保护主义抬头,越来越多的新增关税税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实际上,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就是一个政热经冷的状态,商人们最有感触。黑河的外贸商们如是说。

中国和俄罗斯经贸总量在2015年下跌近30%,贸易总量相比较中美、中日的的总量相比差距很大。虽然俄罗斯的经济在去年开始出现回暖的迹象,中俄贸易量同比增长了2.2%至695.3亿美元。

在黑龙江社科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马友君看来,中俄目前的贸易情况不能完全反应中俄的合作潜力。贸易量受到了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考虑到中国在鼓励实体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俄罗斯在积极推进远东地区的发展战略,中俄合作也到了一个拐点时期。“要从一般贸易合作更多转向产业合作了,”马友君说。

修一座桥的决心

黑河虽然与布市隔江相望,通行方面夏季靠轮渡,冬季靠气垫船或者在冰封的江面上架起的浮桥。修一座横跨黑龙江,俄方又称阿穆尔江,的桥意义显得尤为重要。

但这座桥,从1988年起中俄政府协商共同动议建设起,直至2013年才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一时间,这座桥也吸引了很多外媒记者来采访,尤其是俄罗斯媒体的,”当地人说。

这座总投资24.7亿人民币的黑龙江大桥从黑河市市郊长发屯跨越黑龙江,终点在布市卡尼库尔干村的布哈公路。工期三年,预计2019年3月完工。设计的运输能力能够达到每年140万人次和300万吨,是目前黑河口岸的2倍和10倍。

项目负责人黄云涌被黑龙江省交通厅派到黑龙江大桥办来负责整个项目的运营和管理工作,对于大桥目前的进展,他虽然满意,但也感受到了压力。不同于普通的跨江大桥,黑龙江大桥是中俄两国共同协商共同完成的项目。

但在此之前,同江大桥建设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也给了黄云涌一些启示。位于黑龙江佳木斯市同江市与俄罗斯下列宁斯阔耶之间的同江大桥曾在2015年因俄方无力负担项目资金而面临着退出的困境。

为了避免出现同江大桥这种“各干各的”所引发的问题,在黑龙江大桥建设前,中俄双方先成立了中俄合资黑龙江大桥公司,统一管理,合署办公。为了实现同步建设,黑龙江大桥采取的是贷款建桥、同步建设、共同运营、逐步还贷的模式。“由一个机构来管,才能实现建设是同步的,”黄云涌说。

考虑到黑龙江地区的基建项目施工期比较短,尤其是冬天冰冻封江的时候无法作业,大桥的建设团队抓紧夏季的几个月干活。对比中方一侧热火朝天的景象,俄罗斯的那一层显得平静许多。

黑龙江大桥正在进行紧张的施工。(图片来源:中俄咨询网)

通道作用

许多和俄罗斯做过生意的人,形容和俄罗斯的关系,更愿意用“若即若离”这四个字来形容。像宋晓涛、吕炜这样的商人,曾经在俄罗斯吃过亏、吸取了教训,会在考虑新的项目时更加谨慎。

截至2016年,黑龙江省在俄罗斯投资项目中国有604家,备案金额达到106.13亿美元。今年也正值中俄贸易恢复增长的时期。但是黑龙江地区的工业基础薄弱,轻工业比例小,出口的服装鞋帽大多是南方的省市生产的货物,而黑龙江发挥的更多是通道的作用。

据黑龙江省商务厅负责对俄事务的官员介绍,从对俄贸易和投资的企业类型上看,民营企业占多数,企业实力整体不强,贷款方面容易受到资金的限制。

通道的问题就在于,对当地本身产生的附加值并不大,从而无法真正转化成为黑龙江加强和俄罗斯投资合作的实际成果。

黑龙江和俄罗斯远东地区有漫漫绵长的2981公里边界线,但由于一直以来,黑龙江发挥的更多是“通道”而非“产地”的作用,它也并未充分得到做邻居的好处。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这里也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做中蒙俄大通道中的重要一环。大通道规划设计了铁路公路水路等通道,也对黑龙江的产业布局有了新的建议。

但企业更关心的仍然是,具体的产业政策有哪些,如何落实。过去的几年里,大多数企业仍然是将重点放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但远东虽然资源辽阔,但市场有限。在黑龙江省官员看来,接下来也应当将重点逐步转向俄罗斯的欧洲部分。

(编辑:李纳)

 

热点推荐

  • “战斗民族”也“剁手”?俄罗斯网购风潮养成记

  • 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3年后俄高考开考“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