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正文

这些“特产”见证俄罗斯历史 如今重新焕发光彩

发布时间: 2018-01-12 14:16:07 来源:俄罗斯龙报网 作者: 浏览次数:

【俄罗斯龙报特约记者张伟编译报道】沙皇俄国的国家实力在19世纪达到空前鼎盛,是当时的世界列强之一。伴随农奴制的废除,沙皇俄国商品经济和工场手工业的崛起为世界贡献了一批享誉盛名的俄罗斯品牌。受1917年十月革命的影响,不少曾经名噪一时的大牌逐渐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中。其中有些品牌的辉煌延续至今,其余品牌也在努力重现往日的荣华。

“司木露”伏特加:创始人为农奴出身的制酒小贩

如今,“司木露”(Smirnoff)牌伏特加依旧是全球最知名的品牌之一,但已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一个于1862年诞生于俄罗斯的世界名牌。其创始人,彼得·斯米尔诺夫最早只是一个农奴出身的制酒小贩。凭借过人的经商天赋,1837年彼得在亲戚的帮助下成功为全家人赎身。获得自由的彼得从此便带领一家老小,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那个从他15岁起就难以割舍的酒水行业之中。

19世纪60年代,彼得的事业开始步入辉煌。起初,他只是在莫斯科开了一间酒馆,随后便开始涉足伏特加的生产。借助其在贸易领域的人脉以及对高品质酒水的不懈追求,很快彼得的品牌就已如日中天。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彼得对待员工也是有口皆碑,再加上极具创造性的市场策略,普通老百姓几乎人人都认识彼得家生产的斯米尔诺夫伏特加。此外,他还雇人定期到各家酒吧专点自家生产的酒水。与此同时,彼得还采用了更加鲜明的酒水标签,便于消费者加深对其品牌的印象。

酒香不怕巷子深,渐渐地,斯米尔诺夫伏特加的名气漂到了海外,彼得家族的生意已不再局限于俄罗斯治下的领土,就连欧洲的皇室也成为他们的拥趸。随后,彼得逐渐将自己的市场扩展到了瑞典、伦敦、巴黎乃至纽约。

天有不测风云,到了19世纪末,沙俄当局决定将酒水行业置于严厉的国家监管之下。受此影响,彼得家族的利润大幅下跌。尽管彼得依然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但生意上的不顺心还是大大地影响了他的健康。1898年,彼得去世,继承了家业的几个子女更是无力扭转颓势,斯米尔诺夫伏特加开始江河日下。

其后随着十月革命的爆发,彼得家族的部分成员选择移居海外,只有他的儿子弗拉基米尔矢志于复兴祖业。正是在弗拉基米尔的手下,享誉全球的“司木露”品牌在波兰重生。随着苏联的解体,这个漂泊百余载的世界品牌才回到了它诞生的地方。

费伯奇珠宝:为罗曼诺夫王朝制作51枚复活节彩

由费伯奇(Faberge)珠宝工艺制作行打造的传世珍品至今仍让全世界的珠宝收藏家和奢侈品爱好者们趋之若鹜。历史上,该品牌的第一次高光时刻是在1885年,当时的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向珠宝设计公司卡尔·费伯奇工艺制作行首次订做了一个珍贵的复活节彩蛋给他的妻子。

由于费伯奇已于1882年在莫斯科举行的全俄展览会上大获成功,当时这位年轻的设计师已经是珠宝领域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了。从那时起,费伯奇就成为了皇室的御用珠宝设计师,到1917年他一共制作了71枚费伯奇彩蛋(其中有51枚都进献给了罗曼诺夫王朝),还有近10万枚用贵金属和宝石制成的其他各色珠宝。

费伯奇工艺制作行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卡尔·费伯奇过人的营销和管理能力,尽管他本人更为人熟知的是其精妙绝伦的工艺制作水平。在费伯奇的心目中,让自己的作品为世界各地的富人所追捧才是其终极目标。

然而,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爆发让费伯奇的理想戛然而止,随着公司被收归国有,1918年,卡尔·费伯奇不得不离开俄罗斯,并于1920年病逝在瑞士。尽管他的儿子们企图重现当年的辉煌,但始终未能达到父亲曾经的高度。

如今,这一百年品牌依旧在延续。在历经了一系列的并购之后,于2012年被世界最顶尖的有色宝石奢侈品牌吉姆菲尔兹(Gemfields)收购。

帕维尔·布雷钟表:生产制造在瑞士 为诸多苏联领导人喜爱

自1899年帕维尔钟表行被正式列为皇室御用供应商之后,其生产的钟表就成为沙皇赐予国家官员、公众人物以及外国使节的专属礼品。

其品牌历程最早始于1815年,钟表匠卡尔·布雷(Buhre)从瑞威尔(即现在的爱沙尼亚首都塔林)搬至了圣彼得堡,其事业的兴盛也由此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子帕维尔·布雷决心将钟表制造移至瑞士,同时扩大产品线,在制造高端产品的同时也瞄准了大众市场。俄罗斯也因此成为世界上最早使钟表成为大众消费品并走进千家万户的国家之一。

在俄罗斯作家的笔下,布雷作为钟表品牌得以经常出现,与此同时在海外也饱受赞誉,即便是十月革命的爆发也未受影响。由于其生产制造都在瑞士,这家公司存续至今,也成为彼时诸多苏联领导人的爱物。

罗索巴尔特汽车:最初制造产品是火车车厢

罗索巴尔特(Russo-Balt)是俄罗斯历史上最早生产汽车的公司之一。这一品牌诞生于1869年,但最开始制造的产品却是火车车厢,直到20世纪早期才致力于生产汽车,并随后销售至世界各地。其制造工厂所在的里加是沙俄时代俄罗斯一个主要的工业中心,最初车型是以比利时的Fondu汽车为原型生产的。

作为高品质的顶级汽车,罗索巴尔特汽车历史性地首次翻越了维苏威火山,并在20世纪初的各项欧洲汽车集会上赢得金牌。当时,罗索巴尔特汽车是俄罗斯统治阶级和军方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但在十月革命爆发后其产能大受影响。

苏联时期,在国防部门控制下的罗索巴尔特汽车的生产设备逐渐落后,直到2003年,这个早已被大众遗忘的汽车品牌才重新回到聚光灯下。

作为这一品牌的新东家,俄罗斯商人维克多·塔克纳科夫决心重塑这一品牌,并推出了全新的车型罗索巴尔特印象概念轿跑。2006年,这辆“回到未来”的“古典新车”在欧洲一亮相便艳惊四座,但其180万美元(约合1170万元人民币)的惊人售价吓跑了所有的意向购车人。因此全新的罗索巴尔特能否重塑前辈的辉煌尚待人拭目以待。

阿布里科索夫糖果:2018年计划在中国生产茶叶

有着“糖果帝国”之称的阿布里科索夫(Abrikosov)家族最开始是在一个名叫斯捷潘·尼古拉耶夫的农奴手中诞生的。1804年,擅长制作甜点和果酱的斯捷潘为自己和家人赎回了自由,并创办了一家不大的糖果商店。慢慢的,斯捷潘的生意越来越好,1814年其家族获得了阿布里科索夫的姓氏。有人认为这与他们制作的美味杏子酱(俄语:абрикосовый соус),不过也有人认为是与另外一个单词“饲料”(obrok)有关,在俄语中其本意是“离开其领主需上交的税赋”。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间,其家族的企业日益兴盛,并在斯捷潘的孙子阿列克谢的手下取得空前的成功。阿列克谢正式创立了品牌形象,运用了行之有效的品牌策略。据报道,阿列克谢甚至提出了俄罗斯版的“健达出奇蛋”(即内置了纸玩具或美丽图片的巧克力蛋)。诸如此类的创意想法帮助阿列克谢不断将品牌做大做强。随着工厂越开越多,到19世纪90年代时,阿列克谢已将阿布里科索夫做成了全俄最大的5家糖果企业之一,并于1899年获得了皇室特许供应商的地位。

不过,十月革命将阿布里科索夫的家族产业充公,并迫使一些家庭成员逃至巴黎。在那之后,这家曾经声名显赫的糖果巨头实际上已不复存在。到了20世纪90年代,新一代阿布里科索夫家族的成员力图将这一品牌复兴。1994年,迪米特里·阿布里科索夫在俄罗斯重新注册了阿布里科索夫品牌,其生产的各类糖果产品重新在包括红场GUM百货公司在内的各类高档商店销售。虽然进入21世纪,这家企业遭遇了一段时间的不景气,但这一品牌仍控制在阿布里科索夫家族的手里,并依旧兴盛。

在接受俄媒采访时,迪米特里表示:“对于2018年,我们制定了多项计划,还将新开一系列的产品线。比如,我们将在中国生产茶叶,在意大利生产巧克力,在俄罗斯本土生产蜂蜜。”

(编辑:新祺)

 

热点推荐

  • “战斗民族”也“剁手”?俄罗斯网购风潮养成记

  • 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3年后俄高考开考“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