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正文

“东方-2018”战略演习展开联合战役指挥演练

发布时间: 2018-09-12 14:30:00 来源:俄罗斯龙报网 作者: 浏览次数:

【俄罗斯龙报网】听取情况汇报、定下防御决心、综合分析判断、定下反攻决心、下达作战命令……9月12日,“东方-2018”战略演习全面展开联合战役行动指挥演练,重点检验中俄两军联合作战筹划和组织指挥能力。

根据中俄双方达成的共识,在双方参演部队到达演习地域后,中俄两军战略指挥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联合参谋部和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抽调精干人员共同组建联合导演部,负责在遂行演习任务期间实兵演练的组织、指挥和保障工作。中方总导演为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邵元明。

抵达演习地域后,中国军队按照指挥机构层级对等原则,迅速建立起“军委导演部、战区联合战役指挥部、集团军战役指挥所和实兵部队”四级指挥机构,对3200余名参演官兵进行24小时不间断实时指挥。

在中俄联合导演部的导调下,北部战区与俄东部军区分别成立联合战役指挥部,分别指挥各自参演部队完成联合实兵演练行动。

中俄双方共同训练。(图片来源:新华网)

12日上午,一条条作战指令快速下达,一张张部队行动态势图实时呈现,指挥员与参谋人员各司其职,分析研判情况、定下作战决心、展开防御部署……

“这次战区部队赴俄参演,从战略背景想定与导调、战役指挥和实兵演练三个层面深入参与俄军战略演习,体现了中俄两军在联合战役行动上的深度协作。”北部战区联合战役指挥部副指挥员石正露说,这次演习尽管参演军种多、兵力规模大、组织协调难,但从联合战役指挥演练的实际效果看,双方的指挥协同和联合行动有条不紊、协调顺畅。

演习期间,中俄两军官兵同场演练、联动磨合、相互借鉴,在实践中探索了联合作战的方法路子、积累了联合指挥的实战经验。

上海《解放日报》报道,作为俄军四大战略演习之一的“东方”系列演习,在俄军演习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东方-2018”战略演习是自1981年苏联“西方-81”演习以来俄罗斯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参演人员超过30万,参演装备车辆3.6万台、各种飞机1000余架、舰船近80艘,堪称“史无前例”。

根据中俄双方达成的共识,中国军队于8月中下旬至9月中旬赴俄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中俄两军战略指挥机构共同组建导演部,联合战役指挥机构分别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俄联邦武装力量东部军区派出。中方参演兵力约3200人,各型装备车辆1000余台,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30架。这是中国军队经过革命性改革重塑后首次以军委联合参谋部为主、抽组军委机关相关部门精干人员编成中方导演部赴境外组织联合战役行动演练,也是中国军队历史上派兵出境参演规模最大的一次。

根据联合战役演练计划,9月11日至13日,中俄双方受训指挥机构将完成联合作战筹划、组织作战协同、指挥部队行动等演习任务,实兵行动演练主要围绕抗敌进攻、强渡水障、火力突击、进攻准备、转入进攻等展开,重在检验部队在生疏环境下的实战能力。9月13日,实兵实弹演练结束后进行沙场阅兵。

上海《新民晚报》报道,约30万本国及邻国军人、3.6万辆(门)主战装备、1000架各型飞行器以及80艘各型舰艇,9月11日全面打响的俄罗斯“东方-2018”战略演习用如此大的体量震撼了世界。更重要的是,作为巩固发展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中国军队首次参演,正如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强调的,这有助于深化两军务实友好合作,进一步增强两军共同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能力,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全。吴谦还表示,“演习不针对第三方,和地区局势无关”。

不针对任何国家

东道主俄罗斯采取了“主动作为”的舆论策略。9月6日,俄国防部在莫斯科召开新闻发布会,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大将说明演习总体情况,国防部副部长福明上将则介绍演习禁飞区与外国观察员观摩演习安排,各国驻俄武官都应邀出席发布会。“无论俄罗斯还是受邀参加的中蒙友好邻邦的武装力量,都没什么好隐瞒,”福明表示,西方媒体总在喋喋不休地刊登“投机性文章”,揣测“东方-2018”针对哪些特定国家,“这毫无建设性”。一个最直接的证据,扮演假想敌的蓝军分队从不穿外国式样的军装,不使用外国制式武器,不使用比如说英语的人员,“反观西方军队同行,却经常投入讲俄语的假想敌分队,为其配备俄式武器,制造彻头彻尾、易于辨认的敌人形象。”福明坦然地说,正是基于“东方-2018”的重要性,俄罗斯将继续提供客观准确的演习信息,以正视听。

中俄双方战役指挥员进行现地磋商。(图片来源:新华网)

俄国防部长绍伊古透露,作为俄独立后举行的最大规模演习,光俄军就投入29.7万人,连10个联邦主体(主要在远东)都动员21支预备役部队,征召数以万计预备役军人参加,主战装备涉及坦克装甲车辆、火炮、防空系统和自动化指挥系统,陆海空军以及战略火箭兵全程联合作战。演习地幅从外贝加尔边疆区延伸到堪察加半岛,东西长达4000公里的地域内安排了五个地面训练场、四个航空兵对抗空域和四个海上作战演习区,跨越好几个时区,组织协调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但俄军没有感到压力,兵团和部队先通过混合方式进行7000公里战略投送,北方舰队与太平洋舰队合计横渡4000海里,才在陌生地(海)域展开,因为参演部队长年处于常备状态,不少有赴叙利亚反恐轮战经历,官兵都习以为常。“与2014年的战备水平相比,俄军坦克驾驶员年平均行驶里程从250公里增至345公里,飞行员训练时长增加20%,年飞行时间超过100小时,合成化部队即便在行军状态下也能快速转入战斗。”

外军参演方面,中国出动约3200名军人,大体相当于合成旅规模,投入各型主战装备和车辆1000辆(套),外加30多架飞机和直升机,而蒙古出动一个机械化步兵营。中方兵力主要经铁路输送,由于俄铁路轨距为1520毫米,无法直接兼容轨距为1435毫米的中国铁路车辆。一般来说,普通客运和货运列车通过抬升车体,更换车厢转向架来解决轨距问题。根据公开照片,我陆军重装备是通过俄铁路平车运输,这意味着陆军梯队不是按民用列车在口岸更换转向架的方式进行国际联运,而是直接在口岸换乘,即首先从中国铁路列车上开下,又重新开上俄方提供的列车。

新华社报道,中俄两军战略指挥机构共同组建导演部,这是中国军队经过革命性改革重塑后首次以军委联合参谋部为主、抽组军委机关相关部门精干人员编成中方导演部赴境外组织联合战役行动演练,也是中国军队历史上派兵出境参演规模最大的一次。与历次“和平使命”演习相比,这次战略演习层级更高、规模更大、要素更全、联合性更强,标志着中俄双方政治战略互信和军事合作水平达到了历史新高。

不容许一丝懈怠

稍懂军事的人都明白,演习的核心是企图立案。在军事训练领域,企图立案通常都是第一份文件,它是后续演练设计、展开的基本原则和依据,规范演习的目的,确定演习的课目、演习场的选择、兵力的运用等问题。

中俄双方装备同时开进楚戈尔训练基地。(图片来源:新华网)

《俄罗斯报》报道,“东方-2018”仍保持红蓝对抗的双边模式,按照基本想定,俄军组成两个对抗集群,东部军区和太平洋舰队扮演红方,中央军区和北方舰队扮演蓝方。根据俄国防部的“剧透”,蓝方地面部队将以突袭方式攻击红方边境地域,同时在海上破袭红方战略潜艇基地,蓝方战略意图是首先大幅度削弱红方战略反击能力,迫使红方接受地面战斗失利的事实。红方的防御思想也很明确,即以诸兵种合成战术集群对抗蓝方突击,力争在战役初期给予蓝方重创,随后迅速以战役预备队反击,同时对蓝方后方纵深目标实施航空兵和导弹火力突击,迫使蓝方放弃地面行动,在此过程中还要确保己方战略反击能力的完整性,遏制对方扩大战争规模。

上海《新民晚报》援引俄罗斯红星电视台报道,演习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从11日到12日,持续两昼夜,红蓝双方司令部完成战役和战术规划,包括部队的战斗准备和组织,兵器装备的临战保障,各军兵种的协同方案,司令部定下战役决心。第二阶段从13日到17日,持续五昼夜,部队按照下达决心进行实兵演习,计划演练密集空袭,防御巡航导弹,实施防御、进攻、突袭和迂回战斗等。与此同时,在鄂霍次克海和太平洋西北海域,海军要遂行击退空袭兵器打击、打击舰艇编队和海上登陆兵力等训练战斗任务。航空兵将演练支援地面部队进攻和岸防课目。飞机和直升机将演练导弹炸弹打击行动。

整个演习海上交战的主战场设在堪察加半岛彼得巴甫洛夫斯克港以东海域,这里是俄海军进出北太平洋的重要门户,而陆上交战的主战场则位于中俄蒙三国交界处的楚戈尔训练场。俄国防部披露的PPT画面显示,楚戈尔届时集结2.5万俄军、7000辆战斗车辆、地面装备和其他武器,外加250架飞机。处于攻方的蓝方兵力为左右两翼的第2、41集团军(来自俄中央军区),处于守方的红方兵力为第35、29、36集团军(来自俄东部军区),第36集团军为战役预备队(集结地域距前沿约20公里)。

至于相当于合成旅规模的中国参演部队,从俄方公布信息看,他们作为红方一部分参战,位于防线正面的浅近纵深,考虑到中国军队投入著名的99式主战坦克,可能凭借良好的火力和装甲防护性能,担负战术预备队的任务,演练机动防御、火力打击、转入反攻等课目。值得注意的是,参演部队在战术对弈中会广泛使用战斗机器人和无人机,而且中间会实施不间断的空降兵伞降(俄军为此动用近卫第11、31、83空降突击旅组成的空降兵兵团)以及强渡水障等行动,这显然是受叙利亚作战的影响。

无疑,参演部队面对的情况将非常复杂,需要采取果断有力、灵活机动甚至非常规措施才能应付,诚如俄中央军区司令员拉宾形容的“三秒战斗理论”:现地指挥就像手握已引燃的手榴弹,留给指挥员只有三秒时间,第一秒下定决心,后两秒采取行动。

不代表冷战重演

20多年来,中俄睦邻合作关系发展良好,1996年确定“平等信任的、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01年《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签署,将两国人民“世代友好,永不为敌”的真诚愿望和坚定决心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而中俄边界问题的解决,把43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变成两国人民“和平、友好、合作、发展”的纽带。

俄方参演官兵进行训练。(图片来源:新华网)

在军事领域,中俄举行了多次双边或多边场合的联合军事演习,这是两国两军互信不断加深、合作关系健康发展的必然结果。要强调的是,中国军队所参加的“东方-2018”演习相关课目及其设定,是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宗旨,遵循公认的国际法和尊重别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进行的,中俄两军合作不针对第三方,而是为了两军的学习与提高,加强两军作战协同,应对新挑战和新威胁,为地区和世界和平做出贡献。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动用了具有代表性的军兵种常规精锐力量,而且演习一体化程度高,集战略磋商、战役指挥、战术行动于一体,结合应对传统与非传统安全威胁,并且涉及多维战场空间。

总体来看,中国军队参加“东方-2018”演习,首先是战略意义大于战术意义,体现了两个大国在战略上的深度合作,中国长期奉行不结盟政策,与别国进行大规模演习并不多见,俄罗斯在亚太也比较“低调”,类似演习主要在欧洲部分举行,而经过此次演习,两国在安全合作层面更深一步,而且体现出双方在战略上能进行更有效的互动。对于共同安全与合作安全而言,这种多国的、多边的、交叉的军事演习不是为了展示力量,更多的是展示存在,即“我们的力量不可忽视”,目的是维持亚太稳定,与冷战那种拉帮结派,针对特定国家的演习完全不同。

总之,随着俄罗斯“东方-2018”联合战略演习不断推进,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将呈现出更高的水平、更深的内涵和更多的成果。

(编辑:雨辰)

热点推荐

  • “战斗民族”也“剁手”?俄罗斯网购风潮养成记

  • 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3年后俄高考开考“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