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条> 正文

俄罗斯百年剧院掌门人与大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共谋”

发布时间: 2019-04-12 10:42:12 来源:上海文汇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俄建交70周年,为纪念这个特殊的年份,有着263年悠久历史的俄罗斯戏剧鼻祖——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将亮相2019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以名导瓦列里·福金代表作《零祈祷》献礼。

上海《文汇报》报道,前几年中国观众对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还并不熟悉,然而在《钦差大臣》《哈姆雷特》《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连接上演后,观众们惊叹不已,好评如潮:瓦列里·福金的《哈姆雷特》成为众多观众心目中的“年度最佳剧目”;“大胆妈妈”的扮演者埃琳娜·莱姆泽获得了今年刚颁布的第29届白玉兰戏剧“主角奖”,这也是本届白玉兰获得者中唯一一位外籍艺术家。

今年已263岁的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确实是俄罗斯毫无争议的至高戏剧殿堂,剧院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与马林斯基大剧院、米哈伊洛夫斯基剧院并成为“三大帝国剧院”,从格里博耶多夫的《智慧的痛苦》到莱蒙托夫的《假面舞会》、果戈里和契诃夫的多部著名剧作,众多俄罗斯经典戏剧的首演都在此处。20世纪俄罗斯知识分子阶级代表德米特里·利哈乔夫曾把她称为“俄罗斯真正的国家珍宝”。

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与中国渊源深厚。1935年梅兰芳就曾在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的舞台上交流演出《打渔杀家》《虹霓关》。上世纪50年代,北京人艺建院之初,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曾派艺术家与蓝天野那一代艺术家交流表、导演艺术。

20162017年,亚历山德琳娜大剧院与北京人艺合作互访,因其在俄国的地位及与人艺的长期互动交流,也被中国观众亲切地称为“俄罗斯人艺”。

剧院的艺术总监是刚摘得欧洲戏剧最高荣誉——“欧洲戏剧大奖”的名导瓦列里·福金,今年他将继续亲自带队,于42628日在上海大宁剧院呈现力作《零祈祷》,该剧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赌徒》。

举世名画《无名女郎》的作者克拉姆斯科伊曾在1881年绘制《灵床上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画面中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神色平和,似乎一生都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

然而,熟悉这位俄国大文豪的人都知道,他走过的是一条极为艰辛、复杂的生活与创作道路。19世纪经历巨大变革的俄国充满深重苦难和压迫,陀思妥耶夫斯基非常耐心地观察当时的社会和人民的生活,时代总是很“真实”地侵入他的作品:他能以青少年时期耳濡目染的贫穷生活为底布,在上面绘制出惊世之作《穷人》;

也能在十年的流放和苦役生活中,感受到备受侮辱的人们压抑沉重的生活和诚恳的精神力量,最终汇聚成小说《死屋手记》;

甚至将自己一生也没有摆脱的疾病“癫痫”设置在了《白痴》《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人物上,借人物之口探寻作者也想知道的问题。不难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能描绘出“俄国的深度”。

1866年,陀思妥耶夫斯基因债务与出版商签署一份卖身契性质的合同,他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一部长篇小说,否则出版商有权在九年之内无偿出版其全部新作。最后,陀思妥耶夫斯基请了一位速记员安娜(后成为其妻子)作为助手,在短短26天之内完成了小说。

其灵感来源于作家数年的轮盘赌经验:故事主人公阿列克赛·伊凡诺维奇爱上了一位将军的养女波琳娜,一切都听命于她。波琳娜需要一大笔钱,伊凡诺维奇就去赌场押轮盘赌,成了个赌徒。小说中对于赌博情节细致入微的描写及与作家情人“波琳娜”同名的女主角,也映射18621865年陀思妥耶夫斯基出国旅行期间对轮盘赌的长期迷恋和他和情人苏斯洛娃的爱情。所以也有一种说法:《赌徒》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自传。

陀思妥耶夫斯基带给瓦列里·福金的影响力是巨大的。福金的毕业作品就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同名短篇小说《别人的妻子和床底下的丈夫》,并在此后的50年间创作数十部以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为蓝本的作品。

而《赌徒》作为陀思妥耶夫斯基最惊艳、最尖锐、与作家最为息息相关的作品,给瓦列里·福金带来的吸引力并不让人意外。

《赌徒》在诞生150多年间数次被搬上戏剧舞台,但是,没有哪个导演能像瓦列里·福金一样精炼和敏锐:小说《赌徒》原著约7万字,读下来也要45小时,而福金大刀阔斧地在原著上进行了删改,将故事汇集在100分钟内。尽管时长压缩,全剧依然围绕着“零”、“空虚”展开,逐步指向人格的腐朽,这也正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原著所要说的。

去年,福金版《哈姆雷特》给观众留下深深印记的莫过于巨大的钢架结构,如何在经典作品上进行极具创意的舞台改编?

福金带来的《零祈祷》则是另一个高分答案:故事主人公赌博使用的“轮盘”被巧妙地设置在舞台上,巨大的圆形旋转装置以水池为圆心、共有四圈可旋转的同心圆,每个座椅背面还刻有轮盘赌的押注数字。舞台上的主人公或笑或哭、或欣喜或无助,所有故事皆逃不开巨大的圆形装置,就如同所有人的命运都被放在了“轮盘赌”上。

将《赌徒》改名为《零祈祷》也是极为巧妙与扣题:一是因剧中人物在赌博时常常下注“零”,祈祷得到高回报率;二则是主人公伊万诺维奇在赌博中逐渐放弃了自己的生活、身边一切美好的事物,最终一无所有。

(编辑:李余)

热点推荐

  • “战斗民族”也“剁手”?俄罗斯网购风潮养成记

  • 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3年后俄高考开考“汉语”